正文

1934年,因为第五次反围剿失败,中央红军被迫进行战略转移,开启长征之路,红6军团奉命向西挺进,为中央主力探路。

在成功牵制住敌人,为主力赢得转移时间后,红6军团计划与红3军团会合,由18师红52团负责为红6军团掩护转移,但是在顺利完成任务后,红52团却突然神秘失踪,音讯全无。

建国后,中央曾三次派人前往甘溪地区调查,均是没有结果,直到70年后,负责调查的党员注意到困牛山附近山村的一个民俗,意外地还原了当年事情的真相。

第五次反围剿失败

抗日战争时期,蒋介石不顾国内众多反对声浪,在国家面临生死存亡之际,仍然坚持“攘外先安内”的主张,前后四次针对红军发动围剿行动。

红军在众多人民的支持下,一直与国民党反动派坚持斗争,从未屈服,蒋介石组织的四次围剿行动均是被红军挡下。

老蒋气得狗急跳墙,于1932年在庐山召开军事大会,商量着对红军来第五次围剿作战。

蒋介石

1933年底,蒋介石下了狠心,集结数十万兵力朝着中央苏区包围而来,意图彻底消灭红军。

红军与国民党军队作战,基本上每次胜利都是以少胜多,靠的就是顽强的意志和广大无产阶级人民的支持。

然而,第五次反围剿作战却让红军陷入险境。

彼时毛泽东同志在党内还没有处于领导地位,党内大权由博古、李德等人掌控,加上王明左倾冒险主义的影响,第五次反围剿行动暴露出红军内部的大量问题,最终导致反围剿行动失败,红军被迫长征。

中共中央在转移前,红6军团还在湘赣苏区与敌人斗争,中央将侦查探路的任务交给红6军团,命红6军团向湖南中部、广西两地挺近,力图与红三军团会合。

当时红6军团一共9700多人,萧克、任弼时担任军政委,下辖17、18两个师共六个兵团。

红6军团接到命令后开始突围,吸引敌人火力,为大部队转移做准备。

国民党军队立刻察觉到红6军团的行动,面对这支红军中非常出名的主力部队,国民党不敢大意,调派大量兵力围堵拦截。

红6军团作战经验相当丰富,连续冲破了国民党军队的四道封锁线,一路过关斩将,给国民党湘军造成沉痛打击,并顺利摆脱敌人的追击,于10月1日渡过大沙河,赶赴乌江。

萧克

就在红6军团到达乌江之际,中共中央发来急电,要求红6军团不可渡过乌江,而是改为由石阡向江口地区挺进。

插个题外话,遵义会议召开之前,党内在博古李德的带领下,经常出一些作战指挥上的错误,很多命令往往不符实际,红6军团此时面临的就是这种情况。

但思考再三,红6军团还是接受了这个命令,殊不知却让整个军团陷入险境之中。

红六军团遭遇合围,红52团冒死掩护

国民党军队早从种种迹象中,推测到红6军团的动向,湘、桂、黔三大地区的军阀们提前部署好兵力,从三个方向围攻而来,意图在石阡地区完成合围,一举歼灭红6军团。

1934年10月7日,红6军团进入石阡县甘溪镇时,与先湘军、黔军一步到达的桂军遭遇,战斗一触即发。

桂军先一步到达,早已经抢占有利地形,占据高处对红6军团展开火力压制,没过多久,湘军、黔军从另外两个方向赶来,红6军团陷入被合围的形势之中。

战斗相当激烈,敌我双方你来我往,展开阵地争夺,红军战士在地形和兵力均弱于对方的情况下,多次冒着生命危险打退敌人的进攻,消耗大量弹药、精力,以及众多战士的生命,终于暂时摆脱敌人,大部队进入高山密林中与敌人周旋。

在山中,红6军团展开灵活的游击作战,红52团改为前卫团,在石阡山区为大部队探路。

与此同时,敌人集结兵力,在石阡、镇远、塘头三线拦截,并逐渐缩小包围圈,意图将红6军团困死在此地。

10月15日,红6军团到达石阡河边,即将渡河之际,湘军赶到,又是一场遭遇战,背后黔军又杀来,形势再度危急。

任弼时

红6军团的军政委萧克、任弼时等人明白,一旦在这里与湘军和黔军陷入僵持,等到桂军反应过来,赶来形势三面包围攻势之时,恐怕就真的危险了。

经过紧急商议,萧克等人决定将红52团改为后卫团,把阻击敌人、掩护军团向甘溪地区转移的任务交给他们。

红52团毫不犹豫地接受这个命令,全员一共八百多人带头冲锋,吸引敌人火力,大部队趁机转移。

52团是由18师师长龙云,团长田海清带领,这支团作战经验丰富,应变能力很强。

大部队开始转移后,龙云和田海清担心敌人看出红军的战术,没有选择立刻尾随在主力后面撤退,而是向南转移,把敌人远远吸引开。

国民党军队没有识破红6军团的战术,被红52团成功牵着鼻子走。

红52团边撤边还击,他们不仅要面对来自国民党军队的追击,还有来自石阡县一带各个民团的阻击,最后被迫退到困牛山上。

此时,整个52团只剩下四百多人,牺牲了将近一半的战士,他们成功吸引了敌人的火力,给红6军团撤离创造了机会,自己却陷入包围之中。

困牛山是贵州石阡县龙塘镇的一座无名小山,困牛山是当地山民们的称呼,外人根本不知道这座山叫什么名字。

此山海拔五百米高,西北南三面各有河谷环绕,山谷幽深狭长,四周悬崖耸立,地势极为险峻,当地村民戏称,如果没有人带,让牛自己走进山里,牛都不知道怎么走出来,因此得名困牛山。

困牛山

国民党军队追到这里的时候,这个地方易守难攻,但反过来想,红军也没法逃脱,只有坚守一途,时间一长,补给跟不上,必定落败。

敌人好像也明白这一点,没有着急进攻,而是先抢占附近的高山,形成围拢之势,一点一点地朝着困牛山推进过去。

敌人用百姓作为要挟,红军战士舍生取义

被困在山中,52团没有任何粮食补给,携带的干粮很快吃完,他们靠着各种野草野果充饥,实在不行就随便喝点水,在重重困难下,借助山体拼死与敌人作战。

所谓困兽犹斗,敌人眼看52团如此顽强,还真就不敢逼得太急。

时间一拖再拖,52团的处境愈发不妙,连日作战,整个团的战士们根本无法得到充分的休息,饥饿加上精神疲劳,战士们个个面如菜色,全是靠一股意志在死撑着。

师长龙云决定突围,他想出一个法子,用山上随处可见的植物藤条扎在一起做成绳子,一头捆在树上,从山上崖壁投下,然后让人尝试顺着藤条爬下,用这种方法,龙云带着约两百战士成功脱离困牛山,朝着远处突围。

剩下约莫一百七十多名战士则是留在山上为他们作掩护,依靠仅存的弹药苦苦支撑。

然而,让人绝望的是,四周的高山早已经被国民党布下天罗地网,潜伏着不知多少国民党士兵,龙云等人虽然成功脱离困牛山,却终究没有逃过国民党的拦截,他们很快陷入包围之中,众多战士牺牲,师长龙云被抓。

之所以没有杀害龙云,则是因为蒋介石有感于红军的顽强难缠,由此改变策略,想用“招安”的方式,以高官厚禄腐蚀红军的意志。

不过龙云面对国民党的各种诱惑始终不改初心,后来被国民党残害而死,令人佩服,却也是后话了。

当时龙云突围被抓,对于还困守在山上的红军战士来说,无异于是巨大的打击,他们只能将悲痛化为动力,嘶吼着击退敌人一波又一波的攻势。

国民党军队围困多日,始终没有真正地拿下困牛山,被红军的顽强意志给逼急了,他们竟然想出了一个丧尽天良的阴招。

这个阴招就是把附近的村民们抓来,逼迫这些老百姓走在前面,国民党军队则是跟在村民后面,一点点地朝着山上推进过去。

这一招确实够狠,本来还在顽强反击的红军战士们见到这一幕,不由自主地停下了手中的动作。

跳崖幸存的红军战士

战士们大多都是穷苦人家出身,谁能忍心对老百姓下手?

他们无奈对准百姓身后开枪,奈何根本打不到几个人,这种攻击对敌人来说不痛不痒,眼看敌人慢慢攻上山头来了。

战士们没有办法,只能一步步向后撤退,逐渐退到悬崖边。

后有悬崖拦截,前有敌人,还用百姓性命作为要挟,战士们打也不行,不打也不行,这种情况,只能用绝望二字来形容。

“宁死不做俘虏!”

悲愤的情绪中,突然一个声音响起,一名战士狠狠地砸烂手中的枪,不留给敌人,然后毅然纵身跳下山崖。

红军跳崖处

“宁死不做俘虏!”

有一就有二,红军战士们纷纷砸烂枪支,一百七十多名战士全都跳下山崖,舍生取义!

中央三次调查无果,山村民俗还原真相

战士们自我牺牲后,国民党军队便撤离,村民们自发到山崖之下,找到红军战士们的诸多遗体,含泪掩埋。

值得庆幸的是,有少数几个战士在跳崖过程中被山体或是藤蔓拦截,侥幸保住一命,不过身体却留下伤患,为了报答村民,他们便在山村中居住下来,其中就有一位名叫陈世荣的战士。

此后,每逢重阳节,村民们就会自发到山崖下举办祭拜仪式,时间一长,就变成了当地的一种民俗。

后来知道这件事情的人逐渐老去逝世,以至于有些人根本不知道为什么一到这个时间点就来祭拜,只知道是维持了数十年的一种习俗,只有村里的少数老人还对当年的事情抱有印象。

困牛山对于外人而言只是个无名山头,龙塘县附近山区山村无数,根本没有多少人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。

那一年,红6军团的萧克,任弼时等同志始终没有等来红52团前来会合,无奈只好离开,红52团这支部队,就这么与红军失去了联络,仿佛人间蒸发。

建国后,中央曾经三次派人到石阡地区寻找红52团的踪迹。

然而,当年的事情仅有困牛山附近的村民知晓,而且随着漫长时间过去,很多人都把这件事情遗忘了,只是保留了祭拜的习俗,却不清楚祭拜的对象。

加上石阡地区附近山村甚多,中央派来调查的人要么没有找到困牛山附近的村民,要么就是找到的时候,当地人根本没把这些事情跟祭拜活动联系起来,也就导致此事不了了之,调查无果,不知不觉就被搁置下来。

2002年,事件过去将近70年,中央再一次派出杨又铸同志去石阡县地区寻找52团的踪迹。

与之前一样,杨又铸在各个山村中一个接一个地走访,均没有得到有用的消息。

就在他感到心灰意冷的时候,突然意识到,这件事情过去这么久,本地年轻人和中年人显然不会有印象,或许应该重点拜访各个山村的老人才有线索!

杨又铸又打起精神来,每到一个山村就寻找村里的高龄老人打听消息,终于让他找到了线索。

有一个老人告诉他,在困牛山附近的山村里有一个奇怪的习俗,村里人一到重阳节就会到山崖下祭拜,但具体祭拜什么,村里很多人都说不明白。

杨又铸意识到自己似乎找到了之前调查团忽略的某个线索,他没有放过这个看似毫无关联的线索。

他一路探访,来到困牛山下与村民们多次交谈,终于从村中老人的口中得知了当年事情的真相!

就这样,时隔数十年,红军战士们浴血奋战,舍生取义的感人事迹被挖掘出来,真相大白。

2004年,杨又铸将调查的结果上报,中央很快给出处理结果,当年52团的全部成员为党献身,被追认为烈士,由政府出资,为战士们修筑纪念碑。

而战士们跳崖的山崖处,也用鲜红的字体写下“红军跳崖殉难处”七个殷红字体,留给后人瞻仰。

结语

什么才是英雄?

为人民抛头颅洒热血者,方是英雄!

国民党会败给共产党绝对不是一个巧合,广大红军战士们的所作所为,为党赢得民心,这是我党战无不胜,攻无不克的重要原因,也是共产党打败国民党的根本原因。

逝者长已矣,愿殉难战士们的忠魂与山河同在,安息长眠。

友情链接

一分快3平台,一分快3官网,一分快3网址,一分快3下载,一分快3app,一分快3开户,一分快3投注,一分快3购彩,一分快3注册,一分快3登录,一分快3邀请码,一分快3技巧,一分快3手机版,一分快3靠谱吗,一分快3走势图,一分快3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一分快3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